51區未解之謎網

未解之謎與世界之最,獵奇文章

首頁 > 獵奇檔案 > 中國十大悍匪白寶山案件紀實

中國十大悍匪白寶山案件紀實

時間:2015-08-22 18:15:27 作者:超人 來源:51區未解之謎網 手機閱讀

白寶山案件,此案被公安部列為1997年中國十大案件之首,此案被國際刑警組織列為1997世界第三要案。據說白寶山案件已經被編入警察教材中去了!此案轟動了北京,轟動了新疆,轟動了警界軍界,震動了國務院、中南海,影響遠達海外。此案主犯白寶山,持有“五六”式半自動步槍、“八一”式自動步槍、“5-4”式手槍,先后殺害軍人、警察和無辜群眾15人,擊傷15人,并在獄中殺害2人。其犯罪手法之殘忍,令人發指。

悍匪白寶山

悍匪白寶山

白寶山在監獄中說:政府這樣對待我,我出去就要殺人。如果判我20年,我出去殺成年人。如果判我無期徒刑,我減刑出去,殺不動成年人了,我就到幼兒園去殺孩子。白寶山每次作案,都要開槍殺人,并攜帶上全部子彈,準備頑抗到底,是建國以來罕見的反社會反人類反人性的殺人狂徒。白寶山作案手法極其狡猾,膽大妄為,具有極高的心理素質和射擊技術。作案計劃周密,具有高超的反偵查手段。

在緝捕白寶山長達一年半的時間里,北京市公安局、河北省公安廳、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公安廳協同作戰,出動警力數萬人次,與這個殺人惡魔進行了幾番較量,終于將其緝捕歸案。

白寶山事跡:

1,在監獄服刑期間,殺兩人(當著兩個人的面挖深坑,說是農活,然后晚上殺死埋了)

2,刑滿釋放后1996年3月31日,石景山高井熱電廠用粗鐵棍打傷哨兵,搶奪56半自動一只

3,4月7日,裝甲兵司令部留守處,兩槍打傷哨兵一人

4,4月8日深夜,北京市石景山公安分局防暴大隊的巡邏車,槍傷三名巡警

5,4月22日,北京市豐臺區八一射擊場,射殺哨兵一人,奪走哨兵身上攜帶的手搶槍套連同空彈夾

6,1996年7月27日凌晨1時10分,襲擊駐河北徐水某團彈藥庫,打死打傷哨兵各一人,搶奪“81―l”自動步槍一只

7,1996年12月16日中午12點2O分,北京德勝門香煙二級批發市場,槍殺煙攤的女伙計許桂花,槍傷其他三人,劫得煙款6萬余元

8,1997年6月5日,試圖搶劫新疆奎屯部隊軍事培訓中心槍支,未果,槍擊門外遇到得民警,未命中

9,7月5日,試圖搶劫新疆141團“軍械庫”,兩條護院犬被槍殺,打死看到其槍支得路人一名

10,1997年7月29日,新疆槍殺路人一名,奪得作案用摩托車一輛

11,8月7日晚,新疆槍殺警員及治安員一名,奪得54手槍一只

12,8月19日,新疆邊疆賓館,打死7人,打傷5人,共搶劫人民幣約140萬元

13,8月26日,新疆天池,槍殺同伙一人

白寶山語錄:

“每次作案前,我都要把可能出現的問題想過幾遍。包括作案的方法,行走的路線,允許的最長時間,在作案過程中可能發生的意外,我怎樣處理等等。我想好一件事,就把它定下來,全部想好之后,我覺得有把握了,再行動。”

我對如何防備公安的調查做過專門研究:

第一,我抓住正常人的心理。平常的人,在碰到突發事件時,第一個反應就是先保護自己。由于內心恐慌,對當時發生的人和事,一般都記不住。甚至連打過幾槍,打槍的人多高,什么模樣,都記不清楚。

第二,我自己要克服心理障礙,抱著這次出去干事,就回不來的打算,不考慮自己的得失,這樣;我就什么都不怕。

第三,我事先準備得很充分,不允許自己有一丁點疏漏。別人可以犯錯,我不能犯,一個小錯,就可能斷送掉自己的性命。我是個冥思苦想的人,先往最壞處想,做好應付最困難的局面的準備。

第四,我主要是于搶劫的,我比較主動,搶劫時我有準備你們沒準備,反應過來需要一段時間。我在行動中盡量減少所用時間,在你們反應過來之前,把所有的事情都處理完畢。所以我不怕你們調查……’”

買槍不如搶槍,買槍更容易暴露。

槍是一定要開的,而且一定要打死人,不然沒有震撼力,誰也不甘心巨款被搶走。

關于同伙:“我勸過吳子明,我說那些錢不能花,一花非丟了性命不可。他就是不聽,總惦記著分錢。那時我就想了,為了保全我自己,我必須殺人滅口。”

關于女人:

白寶山被捕后,他認為一定是謝宗芬出了事,把他供了出來。否則,公安局不可能找到他的家。可是入獄后卻沒有抱怨謝宗芬,無論在公安局預審階段,還是在法庭上,他對自己的罪行供認不諱,但涉及謝宗芬卻很猶豫。后來說:“這些事以她所說的為準吧,我記不清了,說亂了我怕害了她。”

關于母親:

“我本來想拿槍打死他們,可是,我母親進來了,我就不能打了。我不忍心當著我母親的面殺人,我做不到……”(“他們”指去他家帶他走的警察)

1996年3月31日至4月22日,北京市連續發生襲擊解放軍哨兵、襲擊人民警察的惡性案件,震驚了北京市公安局,震驚了國家公安部,引起黨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的高度重視。事態仍在進一步發展中……

謝宗芬

謝宗芬

也許在許多人的記憶中,白寶山還是那個電視劇《中國刑偵一號》中的白寶山,但那畢竟是被文學藝術打造出來的甚至是被無意間刻畫成了一個有情有意的罪犯,實際上他是一個什么樣的人呢?他被抓捕后又是怎樣的呢?

一、白寶山不敢面對新疆

黑、瘦、高、油腔滑調,這是白寶山留給人的第一印象。在白寶山手中的15條人命中,就有12條是新疆的,他欠烏魯木齊這個城市太多。在偵破案件過程中,新疆警方起著決定性作用,所以,經有關上級決定,白寶山要到新疆來接受審判。但當主審官告訴白寶山將被押解到新疆的時候,他怔了一下,猶豫了片刻說:“何必呢,在這里了結就得了唄。”可以看得出來,他不愿意到新疆受審,因為他心里明白,他欠新疆人的債太多,他無法面對新疆人。

二、極其愛“面子”

白寶山被捕時沒有穿上衣,被銬得比較緊。起初警方審問他的時候,他態度很強硬。后來,警方給他穿上了一件襯衣,并兩次給他松了松手銬。再審問,他的態度有了很大的變化。警方發現了這一點,對他的關心多了,對他的審問也比較順利了。為此,白寶山還得寸進尺地要求吃干部灶。

白寶山

白寶山

白寶山被押解到烏魯木齊后已是黑天了,警方直接將他押到看守所,辦完交接手續后,就將他交給了看守所。第二天警方去提審他,他的態度很不好,一點都不愿意配合。細問才知,因為忘記給他安排被褥,他一夜是扛過來的,加上號子里的人又不知道他是誰,壓根沒有把他放在眼里,他完全沒有了北京號子里的那種優越感。他繼而又提出了要吃干部灶的要求。

三、25歲判處四年有期徒刑積怨成恨

1983年全國第一次嚴打,25歲的自寶山因為盜竊罪被石景山法院判處四年有期徒刑,同年被送往北京市第一監獄服刑。兩年后在監號里每天屈指細算還有多少天便可刑滿出獄的自寶山,突然被告之,他的案子要重新審理,因為1983年與他同案的一個獄友,檢舉與白寶山曾經有過攔路搶劫的合謀。揭發他的人立功受獎,很快便獲準減刑,而他卻又被加刑10年,漫長的刑期使他心灰意冷。新婚妻子帶著一對雙胞胎女兒,離他而去。那些日子,他常常對著高高的獄墻暗自流淚,待他感到一切于事無補之后,他開始怨恨,怨恨獄友的無義,怨恨妻子的無情,怨恨法庭對他的不公……

四、被注銷北京戶口

1991年白寶山被注銷北京戶口,押送新疆勞改農場繼續服刑。在茫茫戈壁灘,自寶山由怨變恨地任自己的思緒向惡性發展。他開始想著將來出獄后,如何報復社會,討回獄中失去的青春。為了將來順利實旋自己的報復計劃,他開始著手準備了。他在后來的交代中這樣說:“我那時想,將來出獄了,歲數也不小了,去行兇殺人甩石頭、木棒肯定不成,就想到用槍報復。”

1993年白寶山單獨在遠離農場的地方放牛。有一天一群迷路的羊跑到農場來。他把羊圈起來。后來當地的牧民找上門來索要,他曾聽說這些牧民手里都有子彈,便提出拿子彈贖回,就這樣一百二十多發子彈便到手了。他把子彈擦拭干凈包好,藏在牛棚頂棚上。后來,他又先后向農場留場就業的勞改犯要了一百多發步槍、手槍子彈私藏起來。

有了子彈,自寶山又考慮好以后出獄時去摸哨弄槍。他想到這將是你死我活的較量,必須心狠手毒。可他以往最值得自豪的壯舉,也就是用板磚把別人打得頭破血流。怎樣能讓自己在將來的復仇行動中坦然面對猙獰的死神呢?他想到殺人練膽。為此他猶豫了很長時間,也尋覓著他要獵殺的對象,終于,有一個令他憎惡之極的勞改犯成為他罪惡陰謀的第一個犧牲品。

這個叫李保玉的勞改犯,長得五大三粗,仗著自己有些蠻力,常常欺負自寶山,他們玩麻將,讓白寶山去干活,稍不順心便是一頓臭揍。那天李保玉放的牛跑到地里把莊稼啃了,受到隊里懲罰,回來后拿白寶山出氣,讓他買煙,還連爹帶娘地罵遍了,白寶山沒言語,晚上悄悄地在牛圈里挖了個坑,他把李保玉騙來喝酒,乘其不備,用事前備好的鐵榔頭照他后腦勺狠命一擊,而后把他埋在坑里。沒過兩天,另一個常找他借錢從來不還,時時打他罵他的勞改犯付志軍也被白寶山用同樣的方式結果了性命。后來,因為在白寶山住的牛棚里發現血跡,他被審查了三個多月,最后因沒有確鑿證據,又把他放了。

五、連殺兩個他所恨的人

連殺兩個他所恨的人,他的感覺似乎很好,沒有猶疑,沒有退縮,甚至出手那致命的一擊,他的手都沒有絲毫的顫抖。他相信自己將是一個心黑手辣的殺手。為了早日實現自己罪惡的計劃,他開始假裝積極,玩命地干活,讓每一個接觸他的管教人員都覺得他是一個悔過自新的典范。他盼望的一天到了,他被獲準提前一年釋放。1996年3月7日,他揣著釋放證,踏上回京的列車。

六、三起槍案

1996年三四月間,北京市石景山區、豐臺區連續發生歹徒夜間襲擊執勤崗哨惡性案件。罪惡的槍聲,令京城四面八方為之震驚。首都警方全力以赴投入偵破工作。

七、被搶長槍

1996年3月31日深夜,京西石景山某電廠靜悄悄的,突然,一條黑影兒溜到墻邊,他躲在樹叢后面,兩眼緊緊盯著門前執勤的崗哨,不一會兒,換崗的哨兵來了,兩人交接完,新上崗的哨兵來回巡視了一圈,似乎感覺不大舒服,走到墻邊蹲下嘔吐起來,正當他要站起來回到哨位時,突然“噗”的一聲,頭上挨了重重的一棍。哨兵仰面躺倒在地上,雙手緊緊攥著那支半自動步槍。摸哨的歹徒,扔掉鐵棍,上前從昏迷不醒的崗哨身上摘下步槍,倉慌而去,消失在夜幕之中……

白寶山

事隔數日的4月7日子夜時分,石景山區某部要地門衛室突然響起槍聲,一名執勤崗哨被打傷,襲擊歹徒乘夜逃跑,一個多小時后,石景山公安分局巡邏隊在蘋果園附近攔截一輛白色面包車實施盤查時,突然從車內跳出一名持槍男子,手持用毯子包裹的長槍,朝民警連開數槍,打傷幾名民警后,落荒而逃……

就在首都警方四處布網查緝之時,4月22日深夜,豐臺區某射擊場一執勤崗哨又遭偷襲,崗哨當場犧牲。一個手槍槍套被搶走。北京市公安局立即成立了由張良基局長親自掛帥指揮的聯合專案組,確定了加強防范、積極偵破的總體作戰方針后,全局各警種、各部門密切協作,投入了緊張的偵破工作。

專案組根據現場勘查,在“4?7”、“4?8”、“4?22”三起槍案現場提取了標有“75-81”標識的彈殼,經過技術檢驗,彈殼同出自一支“56”式半自動步槍,而這支槍,很有可能就是“3?31”某電廠崗哨遭悶棍襲擊被搶走的那支。專案組偵查員經過分析,達成共識,果斷地將四起案件并案偵查。

專案組

專案組

按照“4?8”案出租汽車司機的敘述及有關專家的分析認定,專案組為犯罪嫌疑人“畫像”如下:身高1.75米左右,年齡35歲上下,北京人。很快,全局每個管界民警手里都有了一張犯罪嫌疑人的畫像復印件,以石景山地區為中心并輻射周邊各區摸排犯罪嫌疑人的工作開始了,偵查員和民警們對每一個線索認真核實、查證,夜以繼日地在茫茫人海中尋覓。與此同時,全市巡察、防暴民警在重點地域、路口組織盤查、蹲守,加強防范。沒有白天,也沒有黑夜,多少民警在惡劣的條件下,以嚴寒、酷熱、蚊蟲為伴,潛伏蹲守,志在捕捉這只惡狼。

1996年北京又發生全國罕見的持槍搶劫銀行運鈔車的系列案件。犯罪分子猖狂、兇殘、狡猾給案件的偵破增加了難度,一時間,來自上上下下的壓力像沉重的鋼錠,壓在首都民警的心頭,然而即使如此,從局長到每一個民警,誰也沒有灰心喪氣,為了首都的穩定,人民群眾的安危,大家抱定一個信念:絕不能讓作惡多端的犯罪分子逍遙法外!

八、報復計劃

回到北京的白寶山,迫不及待地開始實施他的計劃,他要報復社會、他要殺人、他要攫取錢財彌補十多年勞役的“損失”。他以襲擊崗哨搶奪槍支開始,步步走向罪惡的深淵……

那天夜里,他騎了一輛破自行車出來。電廠就在一片果園附近,白天路過這里時已經看好道。他把自行車放在果園里,沿著小道向電廠走去,他來到電廠墻外,爬上墻頭跳了進去。夜深人靜。他潛伏在離哨位不遠的一條夾道里,他看了看表,剛過10點。他屏息蹲在那里,靜靜待了一個多鐘頭。

11點左右門衛開始換崗。他從身邊廢料堆里摸到一根粗粗的鐵管,攥在手中,悄悄地向崗哨摸去。沒待他走近,崗哨突然發出“嗽”的一聲只見他快步跑向墻邊,手柱著槍,蹲在地上哇哇地嘔吐起來,哨兵正好背對著他。他快步沖過去,沒待哨兵反應過來,照他頭部狠狠給了一下。哨兵沒出聲,撲通一聲倒在地上。他沒有猶豫,上去摘下他的步槍,順原路跑到果園,把槍藏在一片籬笆墻邊的草叢里,騎上車回到家中。

有了長槍他覺著使起來不方便,想著再去搶一支手槍,他白天四處踩道,終于發現某部隊駐地的門衛腰間掛著手槍。4月7日深夜他把那支長槍取回來,壓滿子彈,又找了一塊舊氈子把槍裹好,沿著山路走到離某單位門崗20米近的討叢里埋伏起來。12點過后門衛換了崗,新上崗的門衛站在門外來同走動著。他四下瞅瞅,沒有過往的車輛和行人,便端起槍,朝著哨兵瞄準開了一槍。他發現沒有打中要害,崗哨“哎呦”喊了一聲轉身朝門里跑去。里面很快又沖出一個哨兵想查看究竟,他又朝他開了一槍,轉身跑開。

此時已是4月8日凌晨1點多鐘,他沿著京西黃村路往南走一輛“面的”從對面駛來,他揮手攔住車,可司機說晚上要加倍給錢,他答應了,夾著用氈子裹著的步槍上了車。車沒開多遠,迎面開來一輛警車把“面的”別在馬路中央。他知道遇上警察夜查肯定要把車里翻個底掉,他手里的長槍沒處可藏。他想起那句“先下手為強”的俗話。他解開氈子,端著槍沖出“面的”車門,朝正從警車里下來的警察開槍。他沒顧上瞄準,胡亂打了9槍,然后飛也似地跑向路邊的荒野,他在離家附近的蘋果園里里一直貓到天亮,才悄悄回到家中。

沒有搶到手槍的白寶山并不甘心。4月20日,他又出門到處踩點,發現豐臺八一射擊場的門衛有手槍。這天下午3點,他騎車把用帆布包裹的步槍藏在離崗哨位置300多米的一個荒草叢里,第二天上午,他乘公共汽車來到射擊場。他來到藏槍處,鋪了塊塑料布在那里躺到夜里十點多鐘。

他沿著射擊場東墻外走,看到一處低矮的墻段,便翻了過去,他繞到離崗哨不遠的一處空房里,等到深夜12點過后,他端槍朝那個哨兵瞄準。“砰”地一聲槍響過后,哨兵應聲倒地。兇殘的白寶山唯恐他不死,又走近朝他胸部、頭部連開幾槍。他解哨兵的槍套,沒有發現手槍,他不敢久待,匆匆又從原路翻墻出去,他把步槍藏到離家不遠的山上一堆雜草之中,坐到天亮返回家中。

幾次搶短槍沒有得手,白寶山已然感覺出警方緝查風頭很緊,他不敢再去冒險了。他想起小時候回老家徐水地區有一個兵工廠造過槍,就決定到那去搞槍。7月中旬,他去徐水縣踩道,發現某部隊的崗哨有折疊式沖鋒槍。這里地形很好,四周是果園,便于隱蔽。他暗暗觀察了一個多鐘頭,返回北京時決心已下。過了幾天,他用塑料布包好那支“56”式半自動步槍,騎車到良鄉轉乘長途汽車到了徐水。他把槍埋在果園深處,做好記號,當天又返回北京。

白寶山

7月26日下午,他把作案準備穿的軍裝、膠鞋塞在一個提包里,乘長途汽車到徐水。他在縣城轉悠到天黑,去果園里把槍挖出來,壓上子彈,然后換上軍裝、膠鞋到預定地點潛伏起來。深夜1點過后,他在距崗哨很近地方開槍,當場打倒一個,另一個崗哨負傷跑進門里,他快步沖上去,解開崗哨肩上的“81”式自動步槍,倉皇地跑進果園,再沿小路跑到徐水火車站,他把兩支槍埋在鐵路邊護坡上樹叢里,又換了身衣服,把軍裝和膠鞋扔在草叢里,上午8點鐘,他在公路上攔住一輛開往北京的長途汽車,一路上遇到兩次盤查都被他巧言蒙騙過去,他暗自慶幸自己沒有帶著那槍。

半個月以后,他感覺風聲不緊了,便再赴徐水,挖出“81”式自動步槍,塞在一個大提包里。他把那支殺了多人的“56”式步槍重新埋好,當夜乘火車返回北京。白寶山搶到“81”式自動步槍后,開始謀劃搶劫錢財。他朝家里要了些錢,說做生意。他也販了些服裝、打火機,一邊作些小買賣,一邊留意尋找搶劫目標。在此期間,自寶山結識了四川來京做買賣的中年婦女謝宗芬,兩人很快勾搭成奸。白寶山對相貌平平的謝宗芬,并沒有投入過多的情感。他只是覺得帶著女人外出,遇到盤查好對付。另外有個幫手,辦事也方便。

12月初,白寶山到西城區德外北濱河路香煙批發市場踩道,發現這里地形挺好,便于逃匿,他連續觀察了幾天,發現有一個攤主很有錢,每天都有車來取錢,一般都是一二十萬。他決定就搶這個煙攤。頭一天,他像往常一樣,事先把槍包好,騎車運到煙市附近的一個垃圾站藏好。

白寶山

12月10日,他來到煙市,推著自行車在那個煙攤對面轉悠,等了半天還不見那個攤主出攤,他有些焦急,又往前走了幾個攤位,發現靠胡同邊有個女攤主正在數錢,大約數了五六萬,放進一個提包里。他想這些錢也值得一干了。他騎上自行車去取槍。他把槍夾在胳膊下,槍上套著布袋,走近那個女攤主。他看看周圍沒有什么人,上前用槍頂住女攤主的前胸低聲說:“把包給我!”女攤主一愣,卻沒有聽命的意思,他摳動扳機“砰”的一聲,子彈穿胸而過,女攤主沒喊出聲來便倒在地上。他上去撿起那個帶血的提包,一邊退后,一邊朝幾個追上來的人開了幾槍。他騎上車拐了幾個彎到那個垃極站把槍和包都埋好,騎上車回家了。過了幾天,自寶山和謝宗芬一起將錢和槍取回,他們數了數共有65000元,分了5000元給謝宗芬。

九、“8·19”慘案犯罪準備

1997年2月21日,白寶山帶著謝宗芬走進北京火車站。他把自動步槍掛在肩上,外面套上厚厚的羽絨服。上了火車他把槍藏在上鋪床上邊,用羽絨服蓋著,自己一直躺在上邊。到了新疆,他找到當年和自己一起服過刑的獄友吳子明,吳子明曾因盜竊罪被判刑6年,刑滿釋放后留在農場當警衛。白寶山跟他說起搶劫弄錢的事,吳子明挺痛快地就答應了,兩人當年在勞改農場有約,將來出去一塊干。吳子明找了間房子安排白寶山和謝宗芬住下。之后,他們一起商量再弄一支短槍,搶劫時互相照應。

白寶山

1997年7月5日,他們乘長途汽車到石河子農場141團。他們用撬棍撬開一個倉庫,正當他兩要進去尋找槍支時,從倉庫一角竄出兩條警犬朝他兩狂叫,白寶山抬槍結果了它們的性命,他們沒有找到槍支,不敢久待,沮喪而去。吳子明想起149團一個姓江的警長有支“54”式手槍,那是他弟弟在賣羊肉串的攤位上親眼看到的。兩人商量好搶一輛摩托車,開車去弄他的這支槍。

8月7日上午,兩人來到星湖農場147團附近的公路邊,伺機搶劫摩托車。等到下午3點多種,才見有個騎摩托車的小伙子過來。吳子明站在路中央揮手攔下車,白寶山上前二話不說朝小伙子胸部連開兩槍當場把他打死。兩人在路邊挖了個坑草草將尸體埋掉,騎上搶來的摩托車直奔149團駐地。當夜9點鐘,兩人驅車到達目的地。他們在門口不遠處潛伏觀察。11點多鐘,江警長和一名治安員回到屋里。他們耐心等到12點多,白寶山提槍踹門而入,朝正躺在床上看電視的江警長連開兩槍,回身又朝另一個躺在床上熟睡被驚醒的治安員開槍,兩人當場罹難。白寶山從枕頭下翻出“54”式手槍一支連同槍套、11發子彈一并劫走。

位于新疆烏魯木齊市延安路的新疆賓管商貿城里人頭攢動,熙熙攘攘,來自俄羅斯、巴基斯坦、尼泊爾等國的生意人會聚在此,一筆筆大額交易使這里呈現買賣興隆的景象。在電視中播放這一景象時,白寶山目不轉睛盯著的是那一雙雙點鈔票的手。他得知這一信息后,先后三次到這里踩道,最后他和吳子明決定就在這動手。

白寶山

8月18日,他們拿著鐵鍬來到邊疆賓館附近一所學校的一片樹林中,挖了一個長80公分、寬50公分的坑,按白寶山以往的經驗,搶到東西后,先在現場附近埋起來,風聲過后再來取贓。8月19日中午12點左右,一高一矮戴著墨鏡的兩個男子出現在邊疆賓館商貿城。一位商人剛剛做完一筆生意,站在一個電線桿旁邊正在數錢,高個子的白寶山摘下墨鏡朝吳子明使個眼色,把包蓋自動步槍的布扔掉,朝他背后開了一槍。商人隨即倒在血泊之中,這時吳子明也掏出手槍,沖上前去,一把拎起死者身旁裝滿錢的塑料編織袋。一名正在執勤的警衛人員見狀,沖上來,被白寶山一槍打倒。

 

自寶山和吳子明又朝賓館里沖,剛好撞一個從里面跑出來的商人,他手提裝有100多萬元人民幣的一個紅色旅行包拼命向東樓跑,白寶山追上去朝他開了兩槍,他“撲通”一聲趴倒在地。吳子明順手又提起他的旅行包,兩人向門外逃遁。這一切來得太突然了,光天化日之下誰會想到會有這等血腥事件發生。手無寸鐵、手足無措的人們驚駭之后四下狂奔。也有勇敢者不顧槍彈的射擊,奮力向歹徒追擊。白寶山窮兇極惡連續掃射,又當場打死了3人,打傷4人。兩位新疆大學的學生,發現歹徒開槍行兇,不顧危險,挺身上前搏斗,也被白寶山當場射殺。

十、罪后逃跑

白寶山、吳子明翻墻穿過新疆大學小農場直奔小樹林而去,他們把搶來的兩個包埋好,又把自動步槍藏在一個磚堆的夾道里,匆忙逃離現場。搶到巨款的成功,著實讓白寶山興奮了幾天。他設想著將來用這筆錢去做買賣,去享受夢寐以求的榮華富貴。而吳子明卻三天兩頭地在他耳邊叨叨,說趕緊把錢取回來,好吃好喝先花一頓。說起如何分這筆錢,兩人產生分歧,吳子明要二一添作五,兩人各拿一半,而自寶山說謝宗芬也參與了策劃,也應分一份。兩人沒談攏,吳子明憋著氣。白寶山卻下定了殺吳子明滅口的決心。

8月26日,白寶山準備了一瓶汽油,一把鐵錘子,帶著手槍,騙吳子明說3人先去天池玩一趟,下山后去烏市取錢回來依他平分。到了天池,他們一起爬了三個山梁。白寶山發現一片林子挺僻靜,便讓謝宗芬獨自往山頂爬,他跟吳子明坐在一塊巖石上歇腳。他倆隨便聊著天,白寶山見左右沒人,掏出錘子照他腦袋給了一下。吳子明負痛一邊喊一邊拼命往山下跑。自寶山掏出手槍連打了7槍才把吳子明放倒。

白寶山翻遍吳子明的衣兜,把身份證掏走丟在草叢里。然后把瓶子里的汽油澆在他的臉上,劃根火柴點著后,慌忙逃離。白寶山找到謝宗芬,兩人一起下山。自寶山一邊往手槍里壓子彈,一邊對謝說:“我把吳子明給辦了。”謝宗芬有些害怕,白寶山勸慰她一番,說只要謝聽話不把他的事說出去,他不會殺她的。第二天早晨他跟謝宗芬一起去藏錢的那片小樹林里,把錢挖出來。回到旅館,兩人數數錢,一共120多萬。當天晚上,兩人在車站買了高價車票,上了返京的火車。到北京謝宗芬說要回四川老家,白寶山給了她11萬塊錢,把她送到機場。

十一、白寶山落網

9月5日中午12時,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公安廳電傳一重要線索:住在京西石景山區的白寶山及其姘婦謝宗芬有重大嫌疑。在此之前,新疆警方在天池吳子明被殺現場找到幾枚彈殼,經過檢驗認定是149團姜警長被搶的“54”手槍所發射,據此分析死者系被殺人滅口。很快死者吳子明的身份被確認。

經過查訪警方獲悉:跟吳子明常在一起的有個北京來的叫白寶山。調查吳子明的親屬時,他的一位表哥對刑警說,吳子明是8月16日同白寶山一起去天池玩的。臨走那晚曾找他留下話,說白寶山人狠心毒,在原藉犯有大案,手里有長家伙,他們這次一塊去做筆買賣,如果他10月份還不回來就是遭白寶山的暗算了。接到新疆傳來的信息,北京市公安局迅速調集力量查緝,當晚7時,白寶山被擒獲。

經連夜搜查,在其父母居住的臥室多用柜內搜出一支子彈已經上膛的“54”式手槍。另外還有子彈64發,成捆的現金110萬元。凌晨7時,專案組偵查員不顧連夜工作的疲勞,驅車前往河北徐水,在火車站附近鐵道護坡處起獲“56”式半自動步槍,不久在新疆起獲“81”式自動步槍。與此同時,北京市公安局刑科所對繳獲的槍支等物品進行技術檢驗后認定:在其家中搜出的“54”式手槍槍號與8月8日新疆生產建設兵團149團姜警長被殺害后搶走的手槍槍號相同;提取的“56”式半自動步槍是京城“3·31”案中執勤崗哨被搶的那支。在白寶山家中搜出的一雙膠鞋與河北省徐水縣“7·27”案現場提取的足跡認定同一。9月7日,同案犯白寶山的姘婦謝宗芬也在四川落網。

喜訊傳出,所有參戰民警激動不已。是呀,500多個日日夜夜,曠日持久的不懈追緝,民警們付出的太多太多了……

9月9日,國務委員羅干作出批示:在十五大召開前夕破獲這起特大殺人搶劫惡性案件,消除了重大隱患,向所有參與破獲此案的公安民警表示謝意。同日,公安部部長陶駟駒簽署命令:給北京、新疆、河北、四川公安機關破獲特大持槍犯罪系列案件通令嘉獎。

十二、事件回顧

“白寶山特大持槍犯罪系列案件的破獲,有力地打擊7刑事犯罪的囂張氣焰,打出了公安機關的聲威,是公安機關密切配合、協同作戰、打擊犯罪、攻堅克難的強勁戰斗。為維護首都和新疆地區社會治安穩定做出了重大貢獻,為十五大順利召開消除了一大隱患。”——摘自公安部嘉獎令

1.扭曲的心靈報復社會

在法庭上白寶山對他的第一次服刑有這么一段自述:“我想過了,法律這樣判我,我服刑出來就去殺人,殺死那些受法律保護的人。如果法律判我20年,我出來殺成年人;如果法律判我無期,減刑后我出來年紀大了,我沒有能力殺成年人,我就殺孩子,到幼兒園去殺,能殺多少殺多少,直到殺不動為止……”

2.法庭上的最后陳辭

在法庭上的最后陳辭:“我犯了這么大的罪才有權利在這兒講幾句話,這個代價太大了,多少人的鮮血換來了今天……我對無辜死亡的人……(哭)……說聲對不起……(哭)希望以我為戒,不要做一個對社會有害的人……”

3.謝宗芬哭訴自己的無奈

謝宗芬

作為白寶山的情人,謝宗芬在白寶山案中有無法推卸的罪責。是她的一句話觸動了白寶山犯罪的神經,是她親手為白寶山縫制了裝槍的布袋,她親眼看到白寶山殺死了他的同伙吳子民……當然,她也受到白寶山的威脅恐嚇,在那片小樹林里,她在黑暗中見過白寶山眼神里掠過的兇狠目光……她是在拿到白寶山分給她的12萬元,“衣錦還鄉”回到四川老家后,被抓捕的。

刑偵支隊二大隊女刑警劉彬回憶:“我和張大隊一行趕往北京,之所以我能接到去完成這個重要任務,正是因為有謝宗芬。”第一眼見到謝宗芬,并不出人預料,四川女人普遍的那種美,不算驚艷攝魂,但也白凈順眼,小巧玲瓏的,骨子里還是透露著那么一股子鄉土氣息。看上去比她實際年齡要小得多,頂多30出頭的樣子。

4.白寶山出獄后

在家認識了謝宗芬。他們彼此感覺不錯,互相的關心溫暖著孤寂的白寶山和無助的謝宗芬。一個大雨滂沱的夜晚,白母要白寶山送謝宗芬回她租住的房子。在這個夜晚,他們成了名副其實的情人。

到新疆后,她曾聽旁人閑聊,說烏魯木齊的邊疆賓館做生意的人很多,那里的人都很有錢。她把這個信息傳遞給了白寶山,她原本只是想提醒白寶山到那看看有沒有可做的生意,但一直在尋找目標的白寶山卻為這個信息暗自興奮。

實施搶劫前,在新疆大學附近的小樹林里,她正憧憬著未來的時候,卻猛然看到身后的白寶山兇殘的目光和手伸在后面欲拿什么東西的動作。“你不會要殺我吧?”她這么問白寶山。“我殺誰也不會殺你的。”白寶山回答得有些不自然。在后來白寶山的供述中,確實在那個小樹林里對謝宗芬動過殺念,連埋她的坑都事先挖好了。原因是她知道的太多,是累贅。

相關文章

  • 持AK47打劫金鋪的賊王葉繼歡
    持AK47打劫金鋪的賊王葉繼歡
    香港發生開槍打劫金行事件在上世紀九十年代最為嚴重,當中以兩代賊王葉繼歡及季炳雄為人熟識,直至兩人先后落網后,這類嚴重的械劫案亦隨之減少。近十年,香港的械劫金行......
  • 中國十大悍匪呼蘭大俠案件紀實 呼蘭大俠是真的嗎
    中國十大悍匪呼蘭大俠案件紀實 呼蘭大俠是真的嗎
    呼蘭大俠一個神乎其神的悍匪,之所以稱他為呼蘭大俠想必是因為他從來沒被抓到過,而他剛好出現在哈爾濱北部的呼蘭縣,當地甚至流傳有位呼蘭大俠,專殺惡人、惡警。故事流......
  • 中國十大悍匪魏振海的傳奇故事
    中國十大悍匪魏振海的傳奇故事
    魏振海曾是西安“道北”黑道熟知的“老大”。1986年10月20日,他在小寨東路一家屬院公然持槍殺人搶劫,這個殘暴的家伙躍入了普通西安市民的視野。“犯罪分子持槍殺人......
  • 中國第一悍匪刑前說了一句話,不料一語成讖!
    中國第一悍匪刑前說了一句話,不料一語成讖!
    世紀之初,有一大刑事案轟動全國,主犯張君曾造成50人的死傷,涉案金額高達600萬元。他作案十多起,足跡遍及好幾個省,歷時8年,造成極其惡劣的影響。耐人尋味的是,指揮緝捕他的卻是文強...
  • 香港悍匪張子強的傳奇人生
    香港悍匪張子強的傳奇人生
    香港悍匪張子強1990年2月22日,香港啟德機場。當時,在東南亞等地,戴瑞士名表勞力士是一些老板的身份的象征,因此從幾萬元一只的普通勞力士到100多萬元一只的鉆石勞力士在香港銷......
  • 中國十大悍匪之東北二王的罪惡人生
    中國十大悍匪之東北二王的罪惡人生
    發生在1983年的“二王”案,距今已經過去30多年了,曾經風云一時,把大江南北鬧的天翻地覆的“二王”,究竟是個什么了不得的人物呢?俗語說道,是藥品三分毒,凡新聞五分假,有些......
  • 中國三大悍匪紀實錄 呼蘭大俠至今沒人他是誰!
    中國三大悍匪紀實錄 呼蘭大俠至今沒人他是誰!
    中國三大悍匪可以說是中國犯罪史上最殘忍的三個人,他們分別是白寶山、田明建、呼蘭大俠,他們不像是一般的黑社會一樣成群結隊出動,你很難想象中國三大悍匪到底有恐怖,幾乎是一個...
  • 民國時期三大悍匪各個殺人如麻 三大悍匪最后結局又是怎樣?
    民國時期三大悍匪各個殺人如麻 三大悍匪最后結局又是怎樣?
    民國時期的三大悍匪比起中國十大殺人犯可是有過之而無不及,民國時期三大悍匪正處于清朝剛滅亡民國之始,那是一個軍閥混戰的年代,民國三大悍匪在軍閥混戰之中也是占據了一席之地...
  • 新中國十五個悍匪排行榜 罪行令人發指
    新中國十五個悍匪排行榜 罪行令人發指
    新中國成立至今無論是經濟還是科技都得到飛躍性的發展,但是由于開放和一些畸形的文化侵略也產生了一些罪行令人發指的罪犯,他們嚴重威脅國民的生命財產安全,下面我們......
  • 單手換彈匣的軍人悍匪田明建
    單手換彈匣的軍人悍匪田明建
    網傳這位神槍手十大悍匪排名第二?田明建(1964年9月20日-1994年6月20日)河南人。1988年6月,田明建以優異的成績,畢業于西安陸軍學院,軍事技術頗有造詣,特別是槍法,是學員......
  • 杯具!躺床上30年結果是誤診
    杯具!躺床上30年結果是誤診
    這醫生真是挨千刀的!如果你因病在病床上躺了30個年頭,后來才被醫生告知是誤診,其實根本不需要臥病在床,你會不會埋怨醫生? 美國一名女子在病床上躺了30年,才發現是誤診,......
  • 奇蝦:寒武紀最無敵的生物 它是怎么滅絕的?
    奇蝦:寒武紀最無敵的生物 它是怎么滅絕的?
    奇蝦可以說是寒武紀時期最恐怖的獵食者,寒武紀我們都知道,那時候正在處于一個生物大爆發的時期,所有的動物剛剛出來,體型都還不是很大,但奇蝦在那個時候體型就達到2米了,是目前已...
  • 中國神秘51區 背后的真相竟是這樣?
    中國神秘51區 背后的真相竟是這樣?
    大家都知道美國有一個神秘的51區,歷來就有美國人把外星人藏在51區的傳說,而在中國其實也有一個神秘的51區,這是一個不為人知的秘密,下面讓我們一起去看看中國版51區吧。神秘的中...
  • 12歲少年持刀弒母:“錯了?但是我又沒殺別人,我殺的是我媽媽。“
    12歲少年持刀弒母:“錯了?但是我又沒殺別人,我殺的是我媽媽。“
    12歲的吳兵殺死母親后,他的親戚們在沅江市四虎山鎮的一家旅館里遇見了他。面對親戚的痛苦和疑慮,他似乎無事可做,從嘴里擠出四個字。他承認自己錯了,但這不是一個大錯誤。我沒有...
  • 死亡手表如何預知死亡時間?真的能讓人死亡嗎?
    死亡手表如何預知死亡時間?真的能讓人死亡嗎?
    死亡手表,是一款由瑞士發明家發明的手表,一經發布便獲得很多人的關注,死亡手表是一款很簡約的電子手表,只顯示了用戶剩余的時間和一個正常的時間,預知死亡的時間也很簡單只需要填...
  • 英國夫婦隔4分鐘相繼離世 生死相隨這才是真愛
    英國夫婦隔4分鐘相繼離世 生死相隨這才是真愛
    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只求同年同月同日死用這一句話來形容接下來發生的事情是再好不過了,薇拉與93歲丈夫拉塞爾早在二戰時已情根深種,當年拉塞爾參軍前跟她訂婚,回國后結婚,此后71年從未分開過。因丈夫患上癡呆癥不再認得她后大受打擊入院。結果在丈夫病逝后僅4分鐘,她在另一間醫院與世長辭。...
  • 全球生活成本發布 上海跟東京一樣,工資卻水平只有1/4
    全球生活成本發布 上海跟東京一樣,工資卻水平只有1/4
    網友嘆息“上海雖然和東京并列,但工資確是人家的四分之一。”經濟學人智庫(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發布的2015年全球生活成本調查顯示:香港排名已躍升到第2高,上......
  • 蒙古女郎阿旦杜亞炸尸案
    蒙古女郎阿旦杜亞炸尸案
    導讀:這起案件導致蒙古國與馬來西亞一度絕交。這起案件至今真相不明。2006年11月6日,馬來西亞雪蘭莪州一個偏遠的森林,有人發現一些尸體的碎塊立刻報案。報案人絕對......
  • 世界上最可怕的游泳池 魔鬼池感受與死亡同行
    世界上最可怕的游泳池 魔鬼池感受與死亡同行
    愛好戶外游泳的朋友不知道有沒有記得一個叫魔鬼池的地方,這里是世界上最可怕的游泳池沒有之一,就坐落在瀑布的邊緣位置一個不小心就有可能會跌落瀑布,下面和51區小編一起去看看...
  • 老照片上的雷人圖
    老照片上的雷人圖
    還是家養的?假的吧!但為啥都愛牽著鱷魚拍照呢誰說雷是互聯網時代的產物?最多只能說是互聯網讓世界上的雷人雷事得到了分享。話說雷圖,其實古已有之,而且絕不亞于今人......
.

獵奇檔案

熱門文章

今日最新

欢乐麻将